在朝鲜,我是一名“隐形”的西方记者

跟随庞皮欧访朝时,时报记者感受到当地人对美国代表团的刻意忽视。他在晨跑时发现工作人员故意不看他,但同时也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他感觉,自己几乎是隐形的。

本文作者在万寿台大纪念碑广场,身后是朝鲜国父金日成及其子金正日的巨大铜像。 Nick Wadhams/Bloomberg

Nick Wadhams/Bloomberg

本文作者在万寿台大纪念碑广场,身后是朝鲜国父金日成及其子金正日的巨大铜像。